全球十大知名博彩公司屋
全球十大博彩公司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阿P幽默 幽默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3分钟典藏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民间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海外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中国新传说 开卷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悬念全球十大博彩公司

全球十大博彩公司

时间:2018-09-2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宽阔的江面上,一艘小船正向下游疾驶。船女秀英在后艄掌舵,船舱中坐着两个去江宁的客人。
  
  这两个客人,一个身材魁梧,满脸络腮胡子,背上负着一柄大刀;另一个是个文弱书生,背着一个沉重的背囊,不知里面装的什么东西。
  
  络腮胡子上船不久,就拿出一瓶酒,一只烧鸡,对文弱书生道:“小兄弟,难得同船,一起来喝一杯如何?”书生摇头道:“百年修得同船渡,这杯酒原是该喝。不过小生平生滴酒不沾,只有免了。”说完,拿出一本书,摇头晃脑地吟诵起来。络腮胡子讥笑道:“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,现在江宁王这个奸臣当道,民不聊生,男子汉大丈夫本当强身健体,救民于水火之中。你们这些书生,却还在埋头读那几本死书,兄弟实在是看不上眼。”书生闻言,只得退到后艄去了。络腮胡子哈哈一笑,便顾自大咬大嚼起来。
  
  突然,江面上传来一阵呼救声,原来是几十艘小船在围攻劫掠一艘大船,那大船正在迅速下沉。船女秀英说:“客官,遇上江贼了,咱们绕开行驶吧!”书生看了看络腮胡子,络腮胡子大手一挥道:“你只管照直驶去。我正想看个究竟呢!”船近了,江贼的乱箭纷纷飞来。络腮胡子拔刀在手,铁塔般立在船头,只听一阵丁丁当当乱响,那些乱箭都被他挥刀打落。江贼一看势头不妙,一声唿哨,数十艘小船霎时消失在江边的芦苇丛里。
  
  络腮胡子哈哈大笑,豪气非凡。正在这时,秀英叫道:“快救人!”原来那大船船尾已经沉入水中,只剩下船头高高翘起,船头上有两个人正在大声呼救。而此时他们还距大船数丈。络腮胡子闻声,不慌不忙地抓起一根竹篙,在船头上一点,人已如一只大鸟飞起,直落到大船的船头。只见他将那两人一边一个夹在腋下,大喝一声,就在大船即将沉没的一瞬间,腾空而起,直跃数丈,稳稳地落在了小船船头!
  
  络腮胡子将那两人放下,那两人一个肥肥胖胖,是个富商模样;另一个却是个身材婀娜的女子,脸上戴着面纱,看不清她的长相。
  
  “大侠好身手!”书生喊了一声,竟身子一弯,差点倒下去。络腮胡子定睛细看,惊叫道:“兄弟,你腿上中箭了!”
  
  书生低头一看,才知腿上插着一枝羽箭,不由得痛叫一声,一屁股坐到了舱板上。
  
  秀英说:“刚才江贼放箭,这位公子不顾自己性命,替我挡了一箭,求大侠给他治伤!”络腮胡子顿生敬佩,忙替书生拔去腿上的箭,鲜血立即像泉水般涌了出来。络腮胡子正要上药,书生却道:“别忙。”说着取出一幅白绫,摊在船板上,自己用手指蘸了鲜血,在白绫上写起字来。一幅白绫写完,他已面色苍白,满头大汗,几乎要晕过去了。
  
  络腮胡子和秀英不解地看着书生,书生得意地笑了:“这位大侠说得对,百无一用是书生。我也恨江宁王这个奸贼,但又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,奈何不了他。这次听说皇上即将巡幸江宁,我就写了一篇揭露江宁王丑行的奏章,又花了整整一月时间,抄录了数千份,准备到江宁告御状,扳倒江宁王!如见不到皇上,我就将这数千份奏章在江宁广为散发,将江宁王的丑行昭告天下!为表耿耿忠心,奏章本当用鲜血写成,可是我生性懦弱,竟不敢咬破自己的手指。今天这一箭,倒帮了我一个大忙……”
  
  络腮胡子突然退后一步,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看不出你一介书生,竟有这份胆识,实在是位侠士啊!我刚才言语中多有得罪,请大侠恕罪!”书生连连摇手:“当不起,当不起,你才是真正的大侠啊!”
  
  络腮胡子替书生上了治伤药,兴奋地说:“兄弟,实不相瞒,我这次去江宁,就是想刺杀江宁王,为天下百姓除去一害!想不到我们一个文攻,一个武斗,会在一起了!”
  
  书生大喜,一时间豪气满胸,连疼痛都忘记了。
  
  这时,只见那富商深深地作了一揖,说道:“感谢大侠的救命之恩!实不相瞒,我就是那江宁王的管家,名叫钟有财。皇上要巡幸江宁,江宁王为讨好皇上,命我扮成富商,四处搜罗珍宝美女,不想遇到了江贼,幸亏大侠相救,不然小的这条命就没有了……”
  
  此言一出,众人都大吃一惊!络腮胡子“嗖”地拔出大刀,吼道:“真是白救你了!我和这位兄弟想要扳倒江宁王的事都被你听到了,我还能留着你吗?”钟有财连连磕头:“大侠饶命!其实我也和江宁王有不共戴天之仇!那奸贼霸占了小人的妻子,小人却敢怒而不敢言,早想手刃了那奸贼,只是没有这份胆量。”
  
  络腮胡子哈哈大笑,收刀道:“原来如此!”钟有财指着那戴面纱的女子说:“这就是我花重金替江宁王买来的美女,人称‘江南第一名妓’的张小小。”说着,命那女子取下面纱。
  
  顿时,络腮胡子和书生都瞪大了眼睛:原来那张小小果然秀美无比,令人心荡神摇!钟有财忙说:“自古英雄爱美人,我把这小小送给两位大侠吧!只是不知道,两位大侠,哪一位尚未婚配?”
  
  络腮胡子气愤地说:“我和这位兄弟要去做惊天动地的大事,岂能为美色所误?这位小小姑娘,你还是放她回家去吧!”
  
  钟有财啪啪地打了自己俩耳光:“小人该死!只以为两位大侠也和江宁王一样喜欢美女,差点误了大事。这张小小,船一到江宁,我就放了她!”
  
  络腮胡子问:“你放了她,怎么向江宁王交差?”钟有财答道:“小人想借大人之手,杀了江宁王以报夺妻之仇,哪里还要交什么差?江宁王府深宅大院,一般人进去都会迷路,小人愿为大侠带路,只要能亲眼见到手刃那奸贼,小人就是死也甘愿!”
  
  络腮胡子沉吟道:“你说的虽有道理,可让我怎么信得过你!”钟有财急得几乎要掉下泪来:“这张小小,我一上岸就放了她,大侠如还不信,一进王府,就用匕首顶着小人后心,凭大人的身手,小人能玩什么花招?”他想了想又说:“对了,这里还有两件替江宁王搜来的东西,都是稀世珍宝,送给两位大侠,以表小人的诚心。”
  
  钟有财说着,解下背上的包袱,取出一只玉箫。这玉箫不过一尺,但通体晶莹剔透,一看就知是件宝物。钟有财取出一片绒布,将玉箫的吹口仔细擦拭了,递给书生:“这位大侠风流儒雅,音律一定是精通的了。你吹吹看。”书生自负地说:“琴棋书画,小生都略知一二,这箫看起来不错,不知音色如何?”说完接过箫放在唇边,轻轻吹奏起来。箫声一起,美妙动听。书生赞道:“好箫!”
  
  钟有财说道:“这箫就赠给侠士。”接着又取出一柄短剑,用绒布仔细擦拭了,双手托着,对络腮胡子说道:“大侠,你要刺杀江宁王,带着大刀多有不便,请试试这柄宝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