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十大知名博彩公司屋
全球十大博彩公司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阿P幽默 幽默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3分钟典藏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民间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海外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中国新传说 开卷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悬念全球十大博彩公司

全球十大博彩公司

时间:2018-05-25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一、一定要带上我
  
  班一络在“豪景”买了一套三百多平米的别墅。“豪景”是本市环境最优、设施最好的别墅小区,能在这里买房的人,经济条件都很不错,所以小区一建成,各种装修队就纷至沓来。但这些工程队,班一络一个都看不上。这套房子对他意义非凡,他可不想马虎装修。
  
  就在班一络到处打听哪儿有工程质量一流的装修队时,小区里开始风传,说有一家要价奇高的装修队,名叫“郑家班”,虽说要价高,但质量好,有创意,而且信誉极佳。
  
  班一络不怕花钱,他要的就是风格独特,质量上乘。所以,第二天班一络一早就来到了“郑家班”所在的建材市场,一番打听后,他在市场二楼找到了“郑家班”。
  
  推开房门,屋子里四个光膀子的男人正在打扑克。班一络说明来意后,一个小个子男人站了起来,说自己就是工程队的队长,叫郑海。说完坐下来,开始跟班一络商讨装修条件。
  
  “郑家班”的要价果然不菲,但班一络还是爽快地答应了,双方开始商讨具体事宜。郑海说:“班先生,我们工程队的信誉是本市一流,这个你尽可放心。但有一点,我们要求雇主预付三分之一的工程款,否则我们是不接工程的。”
  
  刚说到这儿,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,郑海大声问:“谁呀!”来人没吭声,过了一会儿,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后生慢慢探进头,怯声怯气地说:“老板,这里要小工吗?”郑海挥了挥手说“不用”,然后掉转头,继续跟班一络说话。
  
  两人正交涉,突然,郑海向班一络身后一探头:“喂,你怎么还没走呀?”班一络回头,原来那小后生还在门口站着。听郑海一说,那小后生索性进来了,走到郑海面前,怯怯地说:“大叔,您就带上我吧,我学过瓦工的,什么都能干。您就先让我试试吧,我真的想要这份工作,我……”说到这儿,小后生一双大眼睛殷切地看着班一络,似乎想请班一络为他说情。
  
  班一络看不下去了,对郑海说:“郑老板,要不你就带上他吧,就算临时小工,打打杂,或者帮我跑跑腿也行。噢,实在不行,他的工资我另付。”郑海没办法,只好点头答应了。这个叫佟大庆的小后生,就这样临时加入了为班一络装修的“郑家班”。当下班一络就给郑海留下了别墅地址,约好第二天开始动工。
  
  就在班一络上车离开前,无意中看到佟大庆正热切地盯着自己。班一络笑了,走到佟大庆面前:“小家伙,你要是没事,就帮我去买东西,好不好?”佟大庆听了,高兴得拼命点头。
  
  两人上车之后,班一络跟佟大庆随便聊了聊,他发现这小后生性格腼腆,除了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外,基本上是问一句答一句。
  
  班一络先到超市买了一大堆东西。他在别墅的楼上给自己留了个单间,准备全程监督装修,所以要买些方便熟食。那佟大庆虽然不大说话,但特别会来事儿。他见班一络脱下了衣服,就赶紧接过来,见班一络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,也全都接过来自己提着。从超市出来后,佟大庆又帮班一络把东西放进小车的后备箱里。班一络对这个勤快的小后生非常满意,随手就把自己买的一袋熟食送给了佟大庆。
  
  汽车开出老远后,班一络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,发现那个佟大庆还在路边望着自己远去的方向。班一络摇摇头笑了,这个佟大庆从见到班一络那一刻起,目光始终追随着他,就好像看不够似的,搞得班一络都有点不自在了,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。
  
  当天,班一络把东西送到别墅后,就去了“梅苑”酒店。班一络买这栋别墅,多亏了好朋友杜子丰帮忙,自然要当面感谢,结果两个人直喝到夜里十二点。杜子丰又把喝得醉醺醺的班一络送到本市一个普通小区里。这个小区里住的是班一络的情人梅怡可。
  
  这栋别墅就是班一络为梅怡可买的。班一络是一家药品公司的销售经理,他有的是金钱和自由,以后,只要说一声出差,他就可以来这栋别墅,和梅怡可厮守几日,老婆苏琴再也寻不到自己的藏身之处了。
  
  当晚,班一络拥着娇俏可人的梅怡可,梦里面都是笑。事业、金钱、家庭、爱情,班一络觉得自己游走其间,无骨鱼一样轻松自在。
  
  二、谁最危险
  
  第二天,班一络早早来到了别墅。不一会儿,郑海也带着人来了。佟大庆则在工程队里打零工,没事的时候,总跑到班一络面前,帮他打扫房间,端茶倒水,十分殷勤。
  
  班一络见装修工程已经顺利展开了,也放松下来,他想把这段时间的业务撸一撸,可打开公文包一看,工作日记不见了。班一络顿时惊出一身冷汗,他开始翻箱倒柜地找,可找遍了每一个角落,还是没见那个黑色笔记本的影子。最后,班一络一屁股坐在床上,整个傻了。
  
  这个黑色笔记本可非同寻常,上面有班一络这几年与各大医院成交的药品交易记录,而最最关键的是,这些记录后面,还详细记着他向各大医院负责人赠送的金钱数目。这个笔记本班一络一向都锁在家中自己独有的抽屉里,这一阵子因为要跑装修的事,才带在身上。他本是想等装修开始后,就锁在自己二楼的单间里,可现在一切安顿下来,笔记本却不见了。
  
  班一络努力回忆自己这几天的行程,家里,别墅,梅怡可处,装修市场,饭店,似乎每一个地方都可能遗失那个笔记本。班一络越想越心焦,最后只好打电话向老朋友杜子丰求救。
  
  杜子丰是班一络的大学同学,毕业后两个人在同一家药品公司,从事着同样的工作,所以杜子非应该是深知其中的厉害。果然,杜子非一听,也吓了一跳,放下电话,立刻就跑来了。两个人在房间里探讨了半天,杜子丰认为,应该按班一络这几天的行程,一点点往下撸,班一络最早起程的地方是家里,笔记本就应该从那里开始找。一提到家,班一络心就提了起来。老婆早就怀疑他和梅怡可的关系,为这个,两个人没少吵架。如果笔记本真是落在苏琴手里,自己就算被她攥在手心里了。
  
  班一络没敢耽误,当下开车返回家里。为了讨好苏琴,班一络特意为她买了好多东西,一进门,就笑眯眯地把东西递上。苏琴也很高兴,说说笑笑地下了厨房。班一络赶紧在家里四处寻找,结果一无所获。
  
  当晚,班一络对苏琴极尽温存。看着苏琴的情绪越来越好,班一络道:“小琴,前几天我丢了一个黑色日记本,你有看到吗?”苏琴不假思索地说:“没有。”班一络不死心:“小琴,你要看到了就还我吧,以前都是我不对,我保证,以后决不会再犯那样的毛病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