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十大知名博彩公司屋
全球十大博彩公司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阿P幽默 幽默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3分钟典藏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民间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海外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中国新传说 开卷全球十大博彩公司 悬念全球十大博彩公司

全球十大博彩公司

时间:2018-08-3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好奇害死猫!一切的贪欲、使诈,患得患失,都是因为李慧好奇地打开了一封无主来信……
  
  1。一封退信
  
  向阳小区的门卫室墙上贴了个告示,大意是说,有一封小区里不知哪个住户寄出的信件,被邮局退回,因为寄信人地址只写了向阳小区,没有注明门牌号,所以物业不知道这封信是谁的,请信的主人自己认领。
  
  李慧看到这张告示已经有五六天了,告示旁边,就是小区的信箱,那封信就躺在里面。许多人拿起那封信看过,信封的右上角上贴着邮局的退信笺,退信笺的“查无此人”一栏上打着个大大的圈。
  
  信是寄给邻市一个叫徐小丽的人收的,信封上的字鸡刨过似的。李慧当初看到这信时还笑话过:“想不到不仅仅是我老公的字写得丑,小区里还有第二个鸡刨体。”旁边立即有人开玩笑:“莫非这封信就是你老公写给情人的!要不怎么这么长时间没人认领?”
  
  这本来是玩笑话,李慧当时也没当真。可一天天地,看到那张告示还贴在那里,李慧不由得心里犯嘀咕。这封信若是别人的,这么多天来,怎么没人来认领?莫非真是老公的?老公这段时间刚好出差不在家啊。
  
  这念头一起来,李慧心里就像猫抓似的。收信的徐小丽不用说是个女人,难不成老公在外面有相好的了?他经常在外面出差,东奔西跑的,这事很难说。而且,老公本来就是个花心的人啊。她听到过一些有关她老公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传闻。
  
  李慧心里生了邪火,越胡思乱想就越难受,她决定偷偷将那封信拿回去看个究竟。
  
  傍晚的时候,李慧趁小区门口进出的人少了,偷偷将那封信拿了回来。她不敢直接撕开信,因为她必须做两手准备:是老公的信好说,要不是老公的,她还得原样送回去。
  
  她将信的封口放在水盘里浸着,时间一长,封口一揭就开。这才抽出了里面的信纸,展开,第一眼就去看信的落款,落款写着:永远爱你的建军。
  
  她长长地吁了口气。她老公叫江勇,这信不是老公的。看落款,知道是封情书,打都打开了,没道理不看,好奇害死猫啊,李慧不由自主地读起信来:
  
  亲爱的丽,想你。你还在生我的气吧?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打你的手机,但你的手机被停机了。你是在故意躲我吧。我知道你有太多的理由躲我。因为,我很早就答应与老婆离婚,然后娶你,但是,我一直没能办到。我对不起你。
  
  其实,我没能娶你,你应该庆幸,因为,我患了绝症,将不久于人世。我很想将这个消息告诉你,但联系不上你,我只能写信了。地址是按你去年告诉我的地址写的,也不知你能否收到。
  
  我说过,我若不能娶你,一定会补偿你的,毕竟,你跟了我这么多年。但治病已花去了我所有的积蓄,我没有现金给你。还记得我前年买的那六公斤黄金吗?我藏在家里。如果你接到信,请来我家一趟,我会分四块给你。余下的两块,我将留给我的傻老婆。请你不要吃醋,毕竟,她是我的结发妻子,脑子又坏了,她以后也要生活。
  
  请你接到信后尽快赶过来,因为,我的日子不多了。黄金的事我没有告诉妻子,你知道,她是个傻子,守不住秘密也守不住财富。我最担心的是,你到我咽气的时候还没有来,那么,我死后,你想再拿走黄金就难了。一是你找不到放黄金的地方,我将黄金埋在房子里。二是我那个傻老婆是不会让你从我家拿走东西的。请务必接到信后立即赶过来,切切!永远爱你的建军。
  
  看了这封信,李慧心里堵得慌,男人怎么都这副德性呢?写信的人她认识,叫余建军,是B座401的住户,上个月已经去世了。
  
  余建军在小区里有口皆碑,名声非常好。原因是,他刚刚与老婆结婚没多久,他老婆就出了车祸,伤了脑子,成了一个智力只抵得上六七岁孩子的傻子,连生活都不能自理。但余建军这么多年来,一直对老婆不离不弃,像照顾孩子似的照顾着。
  
  想不到人们看到的只是假象,余建军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种好男人。他背地里养了情人,连死的时候,都要将大多数的财产留给情人。
  
  2。贪念丛生
  
  李慧在这里为余建军的老婆愤愤不平的时候,她老公江勇出差回来了。受了这封信的影响,李慧就盯着老公看,盯得江勇心里有些发毛,问:“你怎么了?”
  
  李慧虎着脸,没好气地问:“你在外面是不是也有情人?”
  
  江勇有些慌了:“你听谁乱嚼舌头了!”
  
  李慧摇了摇头:“男人没什么好东西!余建军名声那么好,背地里都养了情人;你江勇这副德性,还不知道背地里有多少女人呢。”她扬了扬手中的信。
  
  江勇有些心虚,他生怕这封信是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证据,抢过信就看,一见开头的称谓和结尾的落款,整个人就轻松了,于是笑嘻嘻地读起信来,读着读着,他的呼吸就粗重起来,他紧张地问李慧:“这封信还有没有别人看过?”
  
  李慧摇了摇头。
  
  江勇顿时非常激动,他一把捉住了老婆的双臂,比当初谈恋爱时还要激动:“老婆,你有没有觉得,这是老天给了我们一个发财的机会?”
  
  李慧脑子还没转过弯来,想了半天,终于有些明白了:“你不是想……”
  
  “我就是想!”江勇指着信上的字,“你看,六公斤黄金!值一百多万啊!”
  
  李慧“呸”了一口:“做你的春秋大梦吧,那是人家的。”
  
  江勇反问:“人家是谁?余建军的老婆,还是那个叫徐小丽的情人?余建军在信上也说呢,他老婆是傻子,保不住这些东西的。我们不拿,也是被那个傻子给白瞎了。再说,那个徐小丽算什么东西?一个‘小三’,插足别人的家庭,凭什么得那么多黄金?与其让她拿去,还不如我们……”
  
  经老公这一说,李慧也有些心动了,但仍然犹豫:“我们这样做,哪对得起余建军的老婆?人家是个傻子啊,我们对一个傻子这样,太不道德了吧?”
  
  江勇骂起来:“你呀,头发长见识短!余建军不也只打算留两块黄金给他老婆吗?大不了,我们只拿徐小丽名下的那四块,将另两块留给他老婆,这总没有什么道德不道德的吧?”
  
  李慧心里的疙瘩一下子解开了:“中!真中!我们只拿那妖精的,她勾人,活该她什么都拿不到!”
  
  可是,怎样才能拿到余建军信中所说的黄金呢?黄金藏在他家里,这是毋庸置疑的,但总不能平白地到人家家中去搜查吧。就是找到借口去找,也不一定找得到黄金啊,那么贵重的东西,一定是藏得非常隐蔽的。再说,找到了又能怎样?那是人家的东西。
  
  夫妻俩商量了一晚上,最后终于有了主意:买下余建军的房子!信上不是说黄金埋在了房子里吗,只要房子成了他们的,房子里藏着的黄金自然也是他们的。